磨丁赌场
43道广州美食的英文名,“精选米浆裹肉眼排·佐秘汁”
您所在位置:足彩对阵 > 日月城登陆_叛将拉走2个连,红军团长王尔琢劝说无效,中弹牺牲,年仅25

日月城登陆_叛将拉走2个连,红军团长王尔琢劝说无效,中弹牺牲,年仅25

阅读次数:3569  时间:2020-01-11 16:51:08

日月城登陆_叛将拉走2个连,红军团长王尔琢劝说无效,中弹牺牲,年仅25

日月城登陆,作者:忘情

声明:兵说原创,抄袭必究

1928年6月26日的井冈山,山上山下,到处都在敲锣打鼓,庆祝红4军取得了“龙源口大捷”的胜利。毛主席忙着召开红4军连以上干部和地方的联席会议,决定趁着战斗间隙,分兵发动群众,并抽调大批干部,集中在永新县开展土改工作。按毛主席的设想,应该以井冈山为依托,对外辐射式发展,将永新发展为“第二个井冈山”。他亲自到永新塘边村蹲点,指导贫雇农打土豪、分田地。

可惜的是,毛主席的设想没能付诸实践。因为湖南的特派员杜修经于6月底赶到了井冈山,传达指示,要求将红4军拉到湘南,扩充为12个团。在军地联席会议上,毛主席旁征博引,据理力争,最终说服了包括杜修经在内的绝大多数人,决定仍然留在井冈山地区活动。

而这个时候,湘军与赣军已约定,从7月7日开始联合“会剿”井冈山。这离粉碎第四次“进剿”,还不到半个月光景。毛主席要真听了湖南特派员传达的指示,带部队脱离根据地走府串县,恐怕会重蹈红30、33团失败的覆辙。

第一次“会剿”,吃亏较少的湘军表现,比屡遭沉重打击的赣军要积极。吴尚率第8军第1、2师于7月4日提前行动,由茶陵、酃县进犯宁冈砻市。袁文才、王佐率红32团奋勇反击,但寡不敌众,很快便败下阵来。湘军进占新城后,星夜向永新进犯,意图与自遂川出动的赣军第3军第7、第9师,第9军第27师南北夹击永新。

毛主席立即收拢部队,放弃永新,向宁冈转移。红28、红29、红31团晓行夜宿,很快抵达距离宁冈不足10公里的心源咀安营扎寨,打算次日拂晓秘对湘军发动进攻。没想到湘军星夜兼程赶往永新,所选道路恰恰绕过了红4军驻地。等到红4军发现这一情况,一切都已经晚了。

敌变我变,毛主席与朱老总简单商议后,决定来个“围魏救赵”:由朱老总率红28、29团及军部特务营、机枪连奔袭湘军老巢茶陵、酃县,毛主席率红31团尾追湘军,力争不让该敌和赣军会合。红32团则留守井冈山,保住全军最后的立足点。毛主席是这么谋划的:待湘军发现自己的后路被抄时,必然回兵救援。届时红4军再回师江西,争取集中优势兵力歼灭占据永新的赣军。

1928年7月12日,朱老总率红4军主力攻克湖南酃县。闻知老窝被掏,前脚刚刚踏进永新县城的湘军第8军2个师果然中计,于14日自永新经高陇迅速回撤茶陵。永新境内只剩下赣军11个团。

在毛主席亲自指挥下,红31团化整为零,渗入永新周边地区,带领当地赤卫队、暴动队不分昼夜袭扰赣军。此前屡受沉重打击的赣军虽有11个团之众,但却风声鹤唳,全部龟缩到永新县城及周边30里范围内。如此一来,光靠1个善守不善攻的红31团,是没办法吃掉这么一大坨敌军的。毛主席率部围困永新城长达25天之久,天天盼着朱老总赶紧带着红28、29团赶回来。

毛主席不知道的是,井冈山上极度艰苦的生活条件和物资供应越来越匮乏严峻现实,让红28、红29团指战员萌生去意。上哪里革命不是革命呀?湘南农军改编而成的红29团,在7月12日攻克酃县的当晚,就开会作出了全团返回湘南老家的决议。而南昌起义军余部改编的红28团,则要求前往相对富裕的赣东南地区寻求发展。朱老总和陈毅苦口婆心地相劝,好说歹说,好不容易与29团达成折中意见:先回师井冈解围,事成之后再返回湘南。

因为军心已经动摇,朱老总率这2个团返回井冈时,一天只走了30里路。迫不得已,朱老总于7月15日在酃县沔渡召开会议,试图统一思想。可惜的是,在杜修经的鼓动下,这个会议开到最后,居然举手表决通过了开往湘南的决议。还将红4军前委改组成前委,由陈毅出任前委书记。

7月17日,朱老总依照部队集体决议,率红28、红29团分两路纵队折向湘南。归心似箭的红29团,一天就急行军130里,与辎重队拉开了20多里的距离,从而导致地方靖卫团乘虚而入,打劫了该团的大行李。红29团损失了不少人员物资。

7月19日上午,时任茶陵书记的江华紧赶慢赶,终于追上了大部队,将毛主席写给朱老总,要求红28、红29团火速折返会歼赣军的亲笔信交到朱老总手中。当晚,部队在水口宿营,朱老总召集连以上干部开会。绝大多数与会者认为,目前部队已经远离井冈地区,折返也是远水不解近渴,不如攻打郴州,打回湘南。

红4军前委打郴州回湘南决心已定,大队人马于7月23日赶到离郴州仅有20里路的地方安营扎寨。计划于第2天一早,红28团进攻郴州城北的苏仙桥,红29团进攻郴州城南牙石桥,向郴州城发起南北夹击。

当时,郴州城中驻扎的是蒋军第16军范石生部第46师的1个补充团,另有4个团驻扎在苏仙桥附近。就在7个月前,朱老总率领的南昌起义军余部,曾与范石生达成合作关系,以第16军47师140团名义,受范石生庇护了半个月之久,并获得了大批物资补充。这事第16军上下都清楚。

因此,当思乡心切的红29团一马当先攻打牙石桥时,在城中坐镇的范部第46师师长误以为红军是路过此地,故意作个佯攻姿态,好让第16军对蒋氏有个交代而已,遂令补充团弃城而走。没想到红29团不管三七二十一,大开杀戒。眼见红军动了真格的,急了眼的敌师长立即调驻守苏仙桥的4个团反扑。

进了郴州城的红29团,好久没见识过城里的“花花世界”,遂解散自由活动。下馆子的,理发的,打土豪的,干啥的都有。结果当4个团的敌军反扑时,完全没办法组织起有效抵抗,于是便一哄而散。而朱老总亲率的红28团拼尽全力,也只是勉强挡住4倍优势敌军的进攻,想要再收复郴州是不可能了。朱老总当机立断,指挥红28团摆脱当面敌军,撤往资兴。

7月25日,红4军在资兴收拢部队,发现1700余人的红29团只剩下了百余人。唯一成建制的,是肖克率领的1个连。不得已,红29团剩下的这些人被编入红28团。随后,朱老总派红28团2营营长袁崇全,率其所部4个连,加强军部机枪连和迫击炮连做前卫,向罗霄山脉靠拢。红28团余部就地休整。

朱老总万万没想到的是,袁崇全被艰苦的斗争环境和暂时的挫折吓破了胆,已决意投敌。8月上旬,他派人给红28团营以上军官送信,鼓动大家杀死朱老总和陈毅作“见面礼”,随他一起去投奔敌人。

这还得了!朱老总闻讯立即起兵追击叛军。到达桂东沙田时,被袁崇全裹挟的3个连和机关枪连幡然醒悟,主动摆脱袁的控制回来了。袁崇全只拖走了1个步兵连和迫击炮连,逃往江西方向。

出了这种事,陈毅深感内疚,于是便和前委协商,召开了红4军党员大会,承担了所有责任。会议决定给予朱老总和陈毅留党察看3个月的处分。会后,红4军枪毙了3个鼓动叛变投敌的营级指挥员。随后,部队一举攻下了桂东县城,在此暂时休整。

红4军主力湘南受挫之后,被红31团围困在永新的11个团的赣军于8月上旬终于获悉了这个“喜讯”,于8月9日倾巢而出,攻下莲花,进占宁冈。根据地惨遭浩劫,除茨坪和大小五井,以及极少数几个边远山区外,根据地全部沦陷。地主们带着靖卫团开展反攻倒算,富农们趁机反水,烧杀抢掠,惨遭毒手的军民不可计数。其中最惨的是宁冈,房屋大半被夷为平地,被开膛破肚、挖肝点天灯等手段虐杀的近千人。这就是井冈山历史上的浩劫——“八月失败”。

红28团团长王尔琢(1903-1928)

与此同时,湖南又不切实际地要求毛主席率部前往湘东,造成湘东割据局面。而红29团在湘南溃败的消息也一并传来,毛主席极度震惊,留下红31团1营协助第32团死守井冈山核心区域,自己亲率红31团3营赶往湘南桂东,要把朱老总他们接回来。

一路上,湘军和挨户团的袭击不胜其扰,但毛主席无心恋战。8月中旬某晚,部队宿营后遭敌军夜袭,1营人马被冲得七零八落。不过还好,凌晨聚拢部队,发现只失踪了1个担架兵。部队能溃而不散,支部建在连上足见功效。几天后大家回到井冈山,发现与大部队走失的这个担架兵,早就自己回来了。

8月23日,毛主席率部赶到了桂东,与朱老总率领的红28团实现了第二次会师。一路上,毛主席反复叮嘱红31团3营指战员:绝对不能讽刺受挫的红28团,也绝口不要提违抗命令之事。要多关心,多鼓励他们。因此两支部队会师后,红31团3营的嘘寒问暖,着实让此前心高气傲的红28团指战员倍感温暖。

23日晚,红4军前委的唐家大屋召开会议。会刚开了个头,2个团的湘军前来骚扰,大伙儿只能中断会议,率部迎敌。24日天亮后,红4军撤出桂东,在县城西南的一个村子里继续开会。会议统一了认识,一致同意经崇义、上犹,重返井冈山。并取消了前敌委员会,成立了一个临时性质的行动委员会(行委),由毛主席当书记。

王尔琢雕像

8月25日,红4军行至江西省崇义县境内,突然发现叛将袁崇全拉走2个连。和袁同为黄埔一期同学的团长王尔琢率警卫排前去劝说。当时,袁崇全正和亲信在祠堂里打麻将,猛然听到王尔琢在屋外喊话,狗急跳墙的袁崇全冲出祠堂,一枪击中王尔琢并乘乱逃跑,红军团长王尔琢牺牲,年仅25岁。本以为只是随袁“另寻出路”的那两个连,见袁崇全竟然枪杀了颇受指战员们爱戴的王尔琢,这才看清袁的真面目,当场表态归队。

侥幸逃脱的袁崇全投奔了赣军。不过,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仅仅过了半个多月,红4军攻克遂川县城,在激战中击毙了叛徒袁崇全,为王尔琢报了仇。

【深耕战争史,弘扬正能量,兵说欢迎各方投稿,私信必复】

上一篇:康熙帝心目中皇位继承人最佳人选并不是雍正,但雍正帝没有篡位

下一篇:兰帕德、克洛普赛前盛赞对方:真的很棒,非常优秀